藏地密码

作者:何马

狼语

    卓木强巴和灰狼三兄弟回到洞穴,今天估计可以好生睡一觉,晚上不出猎,毕竟这几日都吃得很饱,而且领地里也很安静,除了那日突然闯入的巨蜥,没有别的生物可以对他们构成威胁。而且他们的粮仓里存粮很足,那群巨鹿看样子是被风雪困死在那浅水湾了,不到明年天暖些时候,它们都不会离开的。

    在洞穴内,卓木强巴问小狼道:“今天,是怎么回事?”同时,他作出蹙鼻、嗅到美味的样子,又将头转向它们望过的方向。小狼想了想,用急促的狼语道:“美味,大餐。”说着,张开大嘴,一副馋得快流口水的模样。

    大狼在一旁面无表情地说着,连续说了三遍。卓木强巴将几种音节拼凑在一起,大致明白了大狼的意思:“陷阱,危险的食物……或者是,危险的信号?”

    此时二狼好像突然记起了些什么,一个箭步蹿到大狼身前,低声询问着什么,大狼连连点头。二狼兀自不信地争辩了几句,大狼眼睛一横,盯着二狼发出严厉的咆哮,卓木强巴听不懂,但看大狼那神情,颇像长辈在对后辈训斥着:“你自己好好想想吧!”

    二狼似乎陷入了沉思,将头趴在地上假寐,但又侧卧辗转,终于鼻腔里发出了长长的叹息,似乎确定了什么事,然后告诫了小狼两句。前一句卓木强巴不明白,估计是让小狼忘记那种美味,但后一句卓木强巴知道,那意思是:“不要靠近!”

    与灰狼三兄弟相处这么久,卓木强巴对狼语的熟知程度已经能做到半懂半猜。通过他的观察分析,认为方新教授曾经教给他们的知识是正确的,在狼家族内部,它们的语言已经系统规范到一种令人吃惊的程度,而绝不是大多数狼类研究学者所说的那样,狼只会几个简单的发音,表达最基本的意思。用方新教授的话来解释这种差距,就是:“那些狼类研究学者根本就没同狼一起生活过,他们对狼的行为模式的了解可能还不如一些古老的少数民族,他们得出的结论,基本上是建立在他们站在人类的立场,对狼这个物种的一些猜测和预估。而后来的学者,又是根据前人的猜测和评估,做出进一步的猜测和评估,其中不免包含很多贬低狼类智商,而提升人类智商的不科学评论。”

    就如今卓木强巴看来,灰狼三兄弟的语言交流程度,几乎不亚于健康正常的成年人,它们可以准确地描绘出自己见到的一个事物或嗅到的某种味道,并且带有自己的感情色彩。估计总体词汇量不及人类多,但那是因为狼的寿年没有人类长,而且它们不具备书写能力,所以不需要一些繁华的表达能力,只要能清楚地表达出意思就足够了。

    目前卓木强巴还在学习阶段,其中最简单、最直接的词汇,卓木强巴倒是掌握了一些,比如“猎物”。而在灰狼三兄弟口中,猎物又分几等,分别是“美味”、“大餐”、“普通食物”、  “能果腹”和“可以吃”等几种,还有“树”、“岩石”、“路标”、“水”等有具体形象的名词。

    它们甚至可以通过语音的长短来表达是一棵树还是一片森林。对于数目,卓木强巴原先以为这是不可能的,但是渐渐发现,灰狼三兄弟它们会数数,这显然是文明进化到相当的程度才具有的能力。为了搞清灰狼三兄弟对数目的表达,卓木强巴费了很大力气,最后才发现,它们只用三种音节表达数字,分别是一、五、十,通过重复音节的啸声表达数目的多少,最多表达能力为两个十的连续发音,也就是一百;当它们发出三个十的时候,就是多得数不清的意思。

    对于同类,它们分为三种,卓木强巴以人类的观点来理解,便是“家人”、“敌人”和“独行者”。独行者是可以拉拢的,敌人只能战斗或撤退,那些庞大的无法单独对抗的食肉动物也被列入敌人一类。

    而最基本的动词卓木强巴掌握得可能比名词还要多些,在跟随灰狼三兄弟围猎的过程中,他学会了不少,诸如“跟上”、“前进”、“趴着别动”、“左右包抄”、“偷袭”等等。

    至于表达情感的发音和一些虚拟词汇,卓木强巴就得根据灰狼三兄弟的肢体语言和面部表情来猜测了,不过通过长期的接触和他本身的知识,卓木强巴自认为能猜个八九不离十。

    就拿今天这事儿来说吧,显然小狼他们捕捉到空气中卓木强巴无法感知的某种气息,并受到其吸引,但是大狼似乎从气息中察觉了危险性,所以让卓木强巴和自己一起去阻止小狼和二狼,事后二狼也回想起了什么,在与大狼反复辩论之后,它终于醒悟过来。卓木强巴细细回想了一遍,认为自己对这件事的理解应该是正确的,可他突然发现了自己推论中的矛盾之处。如果说那种味道是对狼有危害的话,就不应该是戈巴族人用来召唤狼的办法,因为在卓木强巴的意识里,戈巴族人与狼应该是平等的相处。而今天的事情,像极了在用某种药物来引诱和控制狼,如果说自己的主观前提成立,那么能做这样的事情的,除了戈巴族人以外,就只能是莫金身边的那个人了!这样一来,又与自己的常理逻辑矛盾,按常理莫金他们就算日行十里,也早到了帕巴拉。可是两相比较下,卓木强巴情愿前面的假设成立,因为无论是从他掌握的资料,还是从亚拉法师那里听来的消息,戈巴族人和狼之间,都不应该存在统属关系,他们是一种相互合作、相互协调的共同生存模式。

    有了如此的想法,卓木强巴很自然地去思考另一个常识逻辑的错误原因。如果说莫金他们没有抵达帕巴拉,甚至在自己的后面,什么原因引起的?卓木强巴一下子就想到了唯一的解释……他们迷路了!

    卓木强巴想起吕竞男教会自己密修者的辨路方法,没有这种特殊方法,在这漫天的迷雾中的确无法找到正确的方向;可是他们不是有狼吗?有狼带路还会迷路么?卓木强巴做了几种假设:一、狼死了,当初攻击自己的时候无法辨识狼的年纪,可能是自然死亡,可能是负伤死亡——吕竞男冒险突入莫金营地,总不可能无声无息地就香消玉殒;二、狼跑了,那个操兽师对狼的控制能力没有自己想的那么高,如果这次也是他在做动作,那么灰狼三兄弟不是表现出了抗拒吗?香巴拉的狼绝非那么容易控制的。对了!正因为狼跑了,所以操兽师才会一直召狼,希望能找到新的狼来为他们领路!

    想到这里,卓木强巴心怦然而动,就是这样了,自己认为早已远遁的敌人,竟然一直在自己身后绕圈。那么,自己前几天和昨天大声呼啸,岂不是为他们指引了方向?他们抵达这里并非偶然,而是循声而至!一念及此,卓木强巴惊出一头冷汗,翻身坐起,却见灰狼三兄弟竟是无一睡眠,都瞪着黄澄澄的眼睛,望着洞穴外面。大狼低声警告,让卓木强巴不要妄动,卓木强巴知道有了情况,放松肌肉,放缓呼吸,渐觉四周都安静下来。

    过了一会儿,大狼向卓木强巴他们叮嘱着:安静地待在洞穴中,我出去看看。卓木强巴一手摸上大狼的脖围,大狼扭过头来,卓木强巴用狼语道:“我也去。”

    大狼盯着卓木强巴,卓木强巴按照密修的方式,呼吸变得缓慢而悠长,闭合了全身的毛孔,体表温度渐渐同外界环境融合。大狼想了想,点头同意了,再告诫小狼和二狼不要乱跑,扭头出洞,没有回头。卓木强巴悄无声息地跟在后面。

    莫金看了看时间,对索瑞斯道:“时间到了。”

    索瑞斯竖起食指道:“嘘……你们听。”

    岳阳聚集耳力,先是听到了水流汇集的声音,那么,前方雾里就有一湾稍大的水塘;接着,他听到了风吹叶落的声音,前方有一片树林,面积不小;最后,他仿佛听见了落蹄的声音,是什么生物?体积大,体重不轻,有蹄类,估计是食草性。

    莫金道:“前面有动静?”

    柯夫按捺住心中的激动,命令道:“视频换成红外模式,前进。”

    不多时,前队就传回了激动的声音:“我看到了!很多!”

    莫金竖起一只手掌,柯夫下令道:“停止前进,潜伏侦察。”

    索瑞斯捻动着手指,道:“不是狼。”

    莫金道:“岳阳。”

    岳阳回应道:“是鹿,数量在四五十只左右,很大,肩高两米以上。没有发现生物威胁,重复,没有发现生物威胁。”

    莫金难得地笑了笑,道:“总算找到宿营地了!”

    索瑞斯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,道:“这附近一定有狼。岳阳,带几个人,和我一起在周围巡视,马索……”却见马索强颜笑道:“我……我实在有些走不动了。”

    索瑞斯重重地哼了声,还待说什么,却见岳阳马不停蹄地跑了过来,已点齐人马。索瑞斯懒得和马索废话,向岳阳一挥手,一行人朝大部队的侧方前进。

    索瑞斯问道:“你能在多远范围内,找到回来的路?”

    岳阳想了想,道:“一般情况下,两公里内不会迷路,如果他们升起篝火或是用别的声光方式联系,五公里应该没问题。”

    索瑞斯道:“以营地为圆心,搜寻半径五公里,你带路。”

    卓木强巴和大狼离开洞穴之后,一路朝着平台边缘前进。大狼阴沉着脸,一路嗅鼻搜寻,忽然耳朵转向两侧,对卓木强巴道:“趴下!”

    卓木强巴和大狼潜伏在一簇乱岩背后,他依稀听到流水声,知道距那条河渠极近,估计不会超过两百步,只是天色渐晚,自己目力不及。大狼将头眼搁在岩缝问,不知道它发现了些什么。

    很快,大狼缩回头来,用轻如耳语的细鸣告诉卓木强巴:“有十个移动物体,双足,厚甲,沿河而行。”

    卓木强巴心中有了底,从岩缝中向外瞅,果然,十个背着行军囊、手持武器的佣兵沿着河道散步般走了过来,并没有注意到他们藏身的方向。待佣兵近了,卓木强巴和大狼收敛呼吸,放平身段,靠在岩后,他仿佛听到有脚步声由远及近,再由近及远。

    过了一会儿,大狼爬上了石堆的顶端,看来佣兵走远了。它低头看看卓木强巴,显然这些新来的生物和卓木强巴拥有相似的身体构造,因此大狼问道:“家人?”

    卓木强巴摇摇头,轻声啸道:“敌人!”大狼眼神变得凶狠起来。

    卓木强巴不知道大狼在想些什么,他的思绪却是在看见那些佣兵的第一刻起,变得纷乱起来。那些佣兵沿河而行,看那种武器装备,显然是一支侦察小分队,在这种迷雾环境中,他们在搜寻什么?当然是狼!自己不经意的啸声,终于还是将他们引到这里来了,而他们竟然是沿着河道前进,那前方,会不会有更多的敌人?那前面可是……他和灰狼三兄弟赖以存活的粮仓啊!

    一向冷静的大狼忽然变得烦躁不安起来。卓木强巴心中咯噔一声,空气中传来了什么样的声音和气味,能让大狼也变得暴虐?他知道,恐怕自己最糟糕的想法,已变成了现实。

    索瑞斯和岳阳搜索到一半时,突然听闻枪声大作,间夹轰鸣,岳阳知道,一场屠杀开始了。那些隋绪压抑已久的佣兵,会因这次猎食而变成恶魔;莫金是个聪明的指挥官,他会利用这个机会让佣兵尽情地发泄。只是可怜了那些高大的鹿,他虽然不敢肯定是不是外界已经绝迹的物种,但一定十分稀少,要是方新教授在这里,肯定会很悲痛的,胡杨队长也会大声恶骂,以杀止杀。

    索瑞斯一开始并没有怎么注意,后来枪声渐渐小了,他突然反应过来,大声道:“不好!我们赶紧回去!”

    岳阳好奇地看着索瑞斯,索瑞斯道:“狼不会一次将所有的生物全部吃完,它们会很有计划地围猎;如果那些鹿还在,说不定我们还能守到狼来,如果本下令将鹿杀完了,恐怕狼就不会来了!”

    岳阳心道:“现在回去,恐怕已经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 索瑞斯也明白他们手中武器的杀伤力,连声说失策失策,先前只想着找狼去了,竟然忽略了生物链的关系。

    待岳阳他们匆匆赶回浅水湾时,老远就看到连天火焰,仿佛烧红了半壁山岩。战斗早已结束,每个营房前都升起七八处巨大的篝火,佣兵们喧嚣嘈杂地说笑着,拖着血淋淋的巨鹿尸体来回穿梭走动、嬉笑追赶,满意的笑容洋溢在脸上,被火光映得分外狰狞。四处都是巨鹿的残肢断首,岩面和水湾都变做一片猩红,有佣兵拿来水容器,七八人扛着未死的巨鹿倒悬,颈口血流如注,巨鹿抖筛抽搐,佣兵笑靥如花。索瑞斯还未来得及喊停,就见那巨鹿四肢一阵僵直,随即头颈软垂下去,佣兵们大笑着取了刀具,剥皮洗肉去也。

    岳阳他们带着的佣兵一见此景,纷纷兴冲冲地回到各自的营地,马上加入宰肉串插的行列,其余的成员正兴高采烈地告诉那些没有参与猎鹿的同伴,他们是如何包围成阵,是如何痛快地开枪扫射。

    索瑞斯找到莫金,两人似乎起了一点小争执。岳阳则来到马索身边,马索扔给岳阳一根削好的树枝,大笑道:“岳阳,烤肉吃!”跟着,扔了一腿硕大的鹿肉。岳阳双手抱住,仍止不住向后退了数步,马索和佣兵大笑。

    星罗棋布的熊熊篝火,映红了夜空,每一个火堆都堆得格外巨大,.难得奢侈一回,佣兵们竟是将周围的树全部砍光了。肥美的鹿肉滴下油脂,在未着火前,就化做了一缕青烟,那肉香弥漫开来,馋得佣兵们口水直流。马索翻动着手中树枝,唾沫四溅地对岳阳说:“当时,我们负责西面缺口,鹿群过来时,我和博雪特、比奇二人冲在最削回,我是根本就没瞄,哎呀呀……

    “好久都没这么过瘾了,当时我端着枪,哒哒哒哒哒哒哒……哒哒哒哒哒哒哒……

    “吃了快两个月的压缩食品,我都快忘记肉的味道了……”

    听了马索的讲述,岳阳才知道,原来莫金命令佣兵在外围形成包围圈,再下令炸死头鹿,群鹿无首便四下突逃,这时,占据外围的佣兵便可随意猎杀,总之每队划定地盘,哪队杀死就归哪队。佣兵们自是想方设法,看谁杀得多;那篝火也是如此,每队都抢着砍树,想将自己队伍的篝火燃旺些。

    “把鹿杀完了,索瑞斯召狼就很困难了。”岳阳淡淡道。

    马索鄙夷地看了索瑞斯的方向一眼,道:“去他的狼,这猎鹿是老板让杀的,谁敢说不行?哼,召狼,我看他根本就没那个本事!”

    这时,派出去侦察的小分队也回来了,大剌剌地说了几句“没有发现狼”、  “已经侦察得很全面啦”等一些抓不着重点的话,便各自回营抢肉吃去了,其乐融融,又是一派欢腾景象。

    狼穴中却是格外冷清,灰狼三兄弟和卓木强巴都是翻转难眠。卓木强巴知道,灰狼三兄弟捕捉到了自己难以察觉的讯息,它们很焦虑,连大狼也变得烦躁不安。但大狼的烦躁并不能影响它用生命积累起来的经验,它牢牢地堵在洞口,严禁卓木强巴和二狼、小狼出洞一步,直到第二天天亮。
 

上一篇:第九部:第六十八章万狼齐啸:第五节狼踪 下一篇:第九部:第六十九章光明的出口:第一节召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