藏地密码

作者:何马

狼啸

    巨鹿逃到卓木强巴前面去了,卓木强巴成了唯一正面巨蜥的猎物,他不明白亚拉法师是怎么单独战胜巨蜥的,他只知道自己目前绝没有这个能力。刚才他被那一声吼给吼懵了,愣了片刻,随后看到巨蜥时,又惊愕了一刹那,等他像灰狼三兄弟那般反应过来时,脑海中明确地捕捉到这样的信息:自己跑不过那头怪兽。

    但是巨蜥不会给你思考的时问,它那双足跨度几达十米,那百来米的距离对它而言就是几步,更何况它老早就嗅到卓木强巴那一身巨鹿味道,两只铜铃大眼瞪着卓木强巴就过来了。

    小狼估计自己也逃不掉,奔逃中回头看了一眼,却正看到卓木强巴面对巨蜥的逼近,不退不让,顿时擦地而停,发出凄厉的啸声,像野狗一般咆哮着冲了回来。

    当卓木强巴想明白自己逃不掉时,立刻就做出了判断,既然逃不掉,那就拼一拼,再怎么也要为灰狼三兄弟争取逃走的时间。生死攸关的一瞬间,他突然变得格外冷静,体内那股蕴藏起来的气息刹那间遍布全身,循环不止。他仿佛能看到巨蜥的奔走路线和每一个动作细节,能听到以前没听到的声音,全身毛孔收缩,竟是连呼吸也停顿了,心跳却变得格外平稳、有力。搭箭,弯弓,拉弦,卓木强巴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动作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协调、敏捷,他屏住了呼吸,却丝毫没有憋闷的感觉,手极稳,将弓弦拉得发出“咯吱吱”的声响,他要等巨蜥进入五十步范围之内再射击,目标:巨蜥右眼。

    他听到了小狼的咆哮,但是仿佛极为遥远,他的整个视野中,都只有巨蜥。就在巨蜥即将踏人五十步范围时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,弓弦没断,却是那木弓无法承受卓木强巴巨大的拉力,从中折为两截。卓木强巴傻眼了,但已没有时间考虑了,他暗骂一声,将弓带弦扔向巨蜥,跟着不退反进,朝着巨蜥冲了过去,此时巨蜥距他恐怕只有三十米了。

    卓木强巴从刚才那种心神空寂、不思外物的境界中抽身回来,再听小狼的叫唤,才知道原来小狼距自己已经这么近了,但他来不及给小狼发出什么警告,只能再提一口气,加快奔跑速度。

    巨蜥也没想到,那个小小的猎物竟然会向自己冲过来,想要收起脚步,那余势却是不减,又向前冲厂两三步。卓木强巴看准机会,倒地就是一滑,同时小狼从卓木强巴身后团身跃起。

    巨蜥想张口叼位卓木强巴,却又瞥见小狼高高跃起,那姿势好像要送到自己嘴里一样,它既想嘴向下吃掉卓木强巴,又想向上衔住小狼,微微有些犹豫。便是这个机会,卓木强巴紧贴着它的下颌滑向巨蜥两腿之间,只闻到巨蜥嘴里一阵腥臭。同时小狼跃过巨蜥的嘴,对着巨蜥的眼睛,狠狠地撞了一下,这一人一狼.就好像排演过许多遍一般,配合得极为默契。

    巨蜥吃痛,“昂”的一声将头抬高,正准备大开杀戒,突然身体传来一阵奇异的感觉,重心开始向左侧偏移,它还没弄懂是怎么回事,歪歪斜斜地走了两步,腿一拐,便轰然倒地。

    卓木强巴从巨蜥尾端站了起来,急退了两步,避免被巨蜥的尾巴扫到,同时那种独特的呼吸,让他从心悸的紧张感中很快平息下来。巨蜥的右腿无法站立了,那一刀是卓木强巴割的,在开始冲刺奔跑的同时他就将刀打开握在了手中,他没有想到巨蜥差一点就叼住了自己,本想举刀朝巨蜥下颌捅一刀,但反应速度已经跟不上了。正好他接着从巨蜥的腿边滑过,便将手臂一横,紧紧握住军刀,原本巨蜥的皮革厚实,卓木强巴本该无力划破它的皮肤,但巨蜥自身向前的冲力是何其强大,卓木强巴只需捏紧手中的刀,等巨蜥自己用腿从刀刃边擦过。

瑞士军刀之所以闻名于世,正因为它的钢质和锋利程度。这把跟随了三代人、用了数十年的瑞士军刀,依然保持着不亚于剃刀的锋利程度。巨蜥的脚踝和人的脚踝类似,那里只有皮肤包裹着骨骼,没有肌肉,那一刀霎时就割破了皮肤,划断了筋腱,甚至从骨缝问横着剖了过去。若不是卓木强巴握刀握得紧,巨蜥那冲力足以将他的腕骨折断。

    失去了筋腱,巨蜥的一条腿就算废了,这个倒霉的家伙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,眼看可口的猎物就要到嘴,却突然被小狼撞得眼冒金星,接着竟然站都站不起来了!

    巨蜥扬尾探爪,在地上扑腾,扫起一阵烟尘,但就像离了水沼的泥鳅,折腾得厉害,却是再也站不起来了。卓木强巴离巨蜥远些,找到小狼,揽过狼头,轻声道:“嘿,没事吧?”他知道,若不是小狼,自己定然无法尽全功,说不定就被巨蜥叼起来了。想起赵庄生,他心头不由一寒,这次等于是导师和小狼联手救了自己。

    小狼鼻音连连,卓木强巴低头看时,却见小狼看自己的眼神都变了,那半截尾巴在地上扫来扫去,嘴里不停地发出“依,依,依……”短促的声音。卓木强巴放开小狼,只见它一溜烟跑到巨蜥身边,绕着转了几圈,又飞速地奔了回来,一跃一扑,跳到卓木强巴的肩上。卓木强巴感受到小狼的喜悦,稳稳地抱住小狼,转了两圈,开心道:“是的,是的,我们放倒了那个大家伙。”

    小狼离了卓木强巴,又去巨蜥身边看看,来回反复地奔跑,似乎不相信他们真的让巨蜥倒地不起。卓木强巴握刀的手尚在微微发抖,他也无法确信,那一刀是否真的让巨蜥无法起身。便在此时,他听到了小狼的嚎声,狼群的集结嚎,是传播得最远、最嘹亮、最独特的叫声,绝大多数人,没有见过狼,却都知道这种狼嚎声,而欧洲人更是直接用这种嚎叫声来命名这种生物。卓木强巴说得最好的狼语,也是这集结嚎,当下气走丹田,胸腹共振,和着小狼的声音,一高一低,悠长地传播开去。卓木强巴已经很久没有如此放声高啸,这一啸,顿时感到体内那种蓄积有些迟滞的感觉排出去不少,整个体内蕴藏的力量又开始飞速运转起来。他一声比一声高亢,每啸一声,仿佛体内的力量便要增加一层,最后竟是将小狼的嚎叫声压得完全听不见了,直到长啸鸣停,整个香巴拉第三层平台,似乎都在微微颤动,啸声不绝。

    大狼和二狼原本就没跑多远,听到第一声呼啸就停住了脚步,可是随之而来,那绵绵不绝的啸声是怎么回事?大狼思索着,听声音好像是阿呜肮在叫,可是这呼啸山林、群峰战栗的吼声,何其豪迈,何其雄壮,真的是阿呜肮能发出的啸声吗?

    第三层平台的另一处,一大群统一服饰的佣兵正在迷雾中绕行,突然寒流就像波浪一般穿过每一位佣兵的身体,这些久经沙场的悍兵多少感到有些异样。柯夫停下来,面有异色地看着莫金和索瑞斯,问:“听到了吗?”随后三人齐齐地点头,莫金大声道:“岳阳,声波解析!”

    岳阳一拉身前马索背后的背包拉链,笔记本就架好了,他熟练地接上拾音器插头,电脑里出现了波形图和声音扩大模式,只听那啸声如九霄雷霆,一声未竭,一声又起,隐隐中竞藏着排山倒海般的气势。

    莫金喜道:“是狼,这回好了,卡恩,是狼。”

    索瑞斯则苦笑着摇摇头,道:“距离我们还远着呢,这个距离召不到它。”心中却道:“真的是狼吗?如此绵长的气息呼啸,那得多大一头狼啊,莫不是狼王?这种程度的集结嚎,该不是想把第三层平台中所有的狼都集结起来吧。”一念至此,他打了个突突。

    莫金马上下令:“快,跟着声波传来的方向。”他心中总算松了一口气,有狼就好办了,有狼就好办了。想到前几日,柯夫气急败坏地找到自己,说佣兵中都在流传,说他们根本没有前进,只是在迷雾里绕圈子,莫金当时就吃了一惊,好容易才将事态平息下来。想到这里,他不由斜睨了岳阳一眼,却没说什么,只是让大家快些,更快些。

    在莫金他们往后一段距离,吕竞男拄着木棍,忽然停了停,空气中传来了微不可闻的声音,吕竞男依然敏锐地捕捉到了那澎湃的气势。她聆听着啸声中源源不绝的生命之力,心中有个初步的判断:“这绝不是狼可以发出的啸声,这声音更有爆发力和传播力,如此的悠长,狼的胸腔不可能积蓄这么多气流。”她忽然想到那些密修大师说过,到了什么关口,体内气息堆积阻滞,不免仰天长啸,那是一种纯气息修炼上的范畴,而自己所学则是注重于体能方面的练习,因此自己距离那种程度还很远,所以并没有过多接触到那方面的内容。她在想:“是不是亚拉法师突破了关口?”随即摇了摇头,就算亚拉法师突破了关口,也绝不可能去学狼叫,难道是,他心中一直牵挂着的,传说中的——紫麒麟!

    在卓木强巴他们前面更远的地方,亚拉法师停止了冥想,微微皱起眉头,空气中涌动着惊人的气势,那不像是狼可以做到的,不过对亚拉法师来说,这种气势还不需要担心。他心想:“是上戈巴族人吗?从那里过的时候,怎么没感受到这样的气势呢?”他侧头看了看在一旁无聊地捡拾树枝的敏敏,见后者似乎也感应到了什么,正有些惊愕地望着自己,便微微一笑道:“没事儿,是狼在围猎。”见敏敏有些悻然,心中也是一动:“小姑娘坚持到抵达帕巴拉神庙,估计是没什么问题,但能否坚持见到强巴少爷,就很难说了。”

    数分钟后,空中鼓荡的风将卓木强巴的啸声带到了极远的地方。在一座类似金字塔的建筑顶端,平台当中卧居最高位的黑色身影扇了扇耳朵,睁开了那雄睨天下的双眼,翻身站了起来,微微晃动着头颅。在金字塔的下方,顿时有无数身影起身——盘踞在金字塔周身的,竟然是成千上万头狼和獒,它们似乎因身份地位的不同而占据着金字塔的不同位置。它们有些诧异地望着那位至高无上的王者,只见它们的王注视着南方,微微低头,再昂首,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咆哮。君临天下的气概,伴随着那一声震惊寰内的咆哮,威伏四野,所有的狼和獒,都微微俯首,在王的威严面前,保持着它们的谦卑。但能在这个金字塔拥有一席之地的狼或獒都非泛泛之辈,它们很快听出了王那一声咆哮中暗藏的挑衅与战意,顿时纷纷掉头,对着王呼啸过的方向齐声高呼,以助王威。

    那万狼齐啸,当真是惊得地动山摇,那可怕的气势似乎让天空的云雾也有意退让,但它们依然不明白,王为什么突然要对着南方发出如此啸声,似乎在回应着什么。唯有处于金字塔顶端,盘踞于王座之下的那儿只,并没有随王咆哮,其中一头纯白似雪的母獒,眼含笑意地望了它们的王一眼,似乎在说:“只是几只被驱逐的小家伙,围捕到一头猎物的欢呼,您是王上,何必与那些小家伙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 黑色的身影咧嘴笑笑,旋即又卧回王座,似乎对自己吼那一嗓子颇为满意,若是再近些,便会发现,它那一身黑色的皮毛并非黑色,而是一深深的紫红!

    十余分钟后,亚拉法师的脸色便由微讶变成了震惊——从更遥远的地方,传来了对起初那啸声的回应,那种回应的声音,简直是……可怕!难道说,不能再向前走了吗?

    卓木强巴并没有想到,自己吼这一嗓子会引出如此大的反应,他只是觉得体内气息充盈,来回鼓荡,实在是不吐不快。此时大狼它们已经来到卓木强巴和小狼身边,小狼格外兴奋,不停地对大狼说着阿呜肮怎么怎么样、阿呜肮如何如何。二狼绕着巨蜥转了一圈,来到卓木强巴身前,重重地撞了他一下,然后退开数步,前腿微分,尾巴横直,这种身体语言卓木强巴再熟悉不过了,意思是:“来,单挑!”

    卓木强巴笑了笑,却仰躺下了,这是一种退让的表现,意思是我不和你打,认输好了。此时他确实也没有能力与二狼一搏,握刀的手臂仍在酸胀微颤,而刚才吼那几声,虽然吼得心身舒坦,却极费力气,此时他只想躺下好好休息一番。二狼跨在卓木强巴身上,舔着他的面颊,拱着他的耳朵颈项,又贴面相亲,算是给他的一种鼓励和安慰。

    没多久,大狼突然浑身一颤,显然是比刚才发现巨蜥时怕得更加厉害,灰狼三兄弟惊恐万分地转过头去,盯着迷雾的远方,似乎发生了什么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的事情,注目侧耳倾听良久,才放下一颗悬着的心,心有余悸地相互望望。卓木强巴躺在地上,却是什么也没感觉到。

    巨蜥虽然倒地不起,但凶劲仍在,那血盆大口中的森森利齿也非等闲,就算只被它那粗大的尾巴扫中一下,卓木强巴和灰狼三兄弟也要吃不消。但是这并不能改变什么,灰狼三兄弟都小心地守在巨蜥的攻击范围之外,它们在等待,等待这头受伤的巨兽饿得无法动弹之时。

    耐性,正是古代人类敬佩狼的特性中很重要的一种,或许古人很难理解,为什么这种生物拥有如此可怕的忍耐力,能够坚持如此多天不进食,还能保持那样的体能和搏击能力。狼群总是完美地执行着最高效的捕猎方式,以最少的付出获取最大的收益,所以,在巨蜥还能给它们造成意外伤害之前,它们绝不会靠得太近。卓木强巴发现,灰狼三兄弟十分默契地靠在距巨蜥头部最近的地方,或坐或卧。卓木强巴想靠着小狼坐,却被小狼摆了摆前爪,示意他过去点。在被小狼注视的那一瞬间,卓木强巴似乎捕捉到小狼眼神的变化,当小狼看自己的时候,眼神是温和亲切的,但当它转向那头巨蜥时,却变得严峻森寒。

    卓木强巴想了很久,才突然明白过来,如今主客易位,捕食者变成了被捕食者,灰狼三兄弟用透着杀气的目光注视着猎物,而这种队形和站位保证了猎物一睁开眼睛就能看到令人胆寒的狼眼。而此时无法动弹的猎物,在明知道即将被吃掉的情况下,还被那要吃自己的可怕杀手盯着,一定是心胆俱寒,思绪万千,不得安宁,出于一种生命的本能,又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与这些可怕的猎手对视,不敢有丝毫懈怠。时间一长,猎物的精神必将崩溃,也就是说,灰狼三兄弟只需要静静地趴在那里,看着无法动弹的猎物,就能够加速猎物的死亡。难道说,这就是传说中的——用眼神杀死对方?

    卓木强巴向灰狼三兄弟学习,将杀意凝聚在眼睛上,最初是瞪,瞪了一会儿觉得双眼酸胀难耐,改为平视,却是将那杀伐之意藏得更深,更具威慑力。在他们杀气腾腾的目光下,巨蜥变得异常烦躁,隔不了多久就会张牙舞爪一番,似乎卓木强巴和灰狼三兄弟正在靠近,而实际上,他们动也没动。

上一篇:第九部:第六十八章万狼齐啸:第二节猎鹿 下一篇:第九部:第六十八章万狼齐啸:第四节武器